本期介绍

过去没有电锯,将一棵较粗的硬木头解成两块板,两个人上下拉那种框架锯,有时候要好几天,甚至一个星期才能解下来,实在很费劲。那么,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自己跟自己较劲呢?这种现象反映了古人的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心理和财产观念?为什么在我们的家具中,有一类家具能够找到对应的树木?而另一类家具却无法找到对应的树木?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

 大家都喜欢
channelId 1 1 2 85652eee5ac9473ad61b45b686af4aa9 860010-1119060300 过去没有电锯,将一棵较粗的硬木头解成两块板,两个人上下拉那种框架锯,有时候要好几天,甚至一个星期才能解下来,实在很费劲。那么,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自己跟自己较劲呢?这种现象反映了古人的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心理和财产观念?为什么在我们的家具中,有一类家具能够找到对应的树木?而另一类家具却无法找到对应的树木?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 马未都说家具收藏(八) 软硬兼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