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介绍

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樊锦诗用了近十年的时间,为当时的敦煌清理出来的492个洞窟做了档案。这一次的科学记录,她进一步发现了莫高窟面临的严重问题。现实让樊锦诗强烈地意识到留住敦煌的紧迫性和必要性。她偶然地接触到了数字化的概念,于是“数字敦煌”的构想应运而生。

 大家都喜欢
channelId 1 1 2 a2a01f1054984d849054d0842cf5e8c1 860010-1119061900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樊锦诗用了近十年的时间,为当时的敦煌清理出来的492个洞窟做了档案。这一次的科学记录,她进一步发现了莫高窟面临的严重问题。现实让樊锦诗强烈地意识到留住敦煌的紧迫性和必要性。她偶然地接触到了数字化的概念,于是“数字敦煌”的构想应运而生。 [读书]顾春芳:《我心归处是敦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