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介绍

一个农民工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与命运抗争,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,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。“开胸验肺”看似荒唐,却充分暴露了我国职业病防治体制之弊。然而,让农民工感到寒心的,不仅是制度的缺欠,还有人心的冷漠。由于证明材料不全,张海超始终被拒之门外。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,才获得职业病鉴定资格。当农民工无法靠自身力量和企业抗争时,政府部门也无人出面和企业交涉,而是袖手旁观。最近出台的《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(2009―2015年)》提出,要将职业病防治列入政府绩效考核体系。但是,政策能否落实到位,还需要各级政府用行动来回答。 (经济与法 2009年 第145期)

channelId 1 1 2 03c06ee68cb2453ad5c2998a85deb77f 860010-1114050700 一个农民工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与命运抗争,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,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。“开胸验肺”看似荒唐,却充分暴露了我国职业病防治体制之弊。然而,让农民工感到寒心的,不仅是制度的缺欠,还有人心的冷漠。由于证明材料不全,张海超始终被拒之门外。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,才获得职业病鉴定资格。当农民工无法靠自身力量和企业抗争时,政府部门也无人出面和企业交涉,而是袖手旁观。最近出台的《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(2009―2015年)》提出,要将职业病防治列入政府绩效考核体系。但是,政策能否落实到位,还需要各级政府用行动来回答。 (经济与法 2009年 第145期) “开胸验肺”暴露了什么